• <menu id="066e8"><strong id="066e8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nav id="066e8"><strong id="066e8"></strong></nav>
    <center id="066e8"></center>
  • 155x35px;
    1600x235px;

    一名木匠成功“跨界”的40年——我在濟南修古建

    來源:百家號 作者:舜網 更新于:2021-11-18 閱讀:

    陳京堂,63歲,古建筑 修 復 匠人。黝黑的皮膚、粗糙的雙手,一身灰布工裝沾滿了塵土。陳京堂手持毛刷,細心拂去一 面 鏤 空“跑馬板”上的灰塵。

    這是一雙普通的手,甚至極其“接地氣”,黝黑、布滿了干燥粗糙的紋路;然而這又不是一雙普通的手,因為它曾經創造了很多“起死回生”的奇跡。這雙手的主人——63歲的陳京堂,曾經是一名木匠,靠著精湛的手藝,一步步成為古建筑修復行業的能手。他參與過長春觀、珍珠泉巡撫大堂、華陽宮古建筑群、泉城路高家當鋪、府學文廟建筑群等30余項省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修繕改造工程。前段時間,“每年上萬應屆生報考故宮博物院想修文物”登上熱搜。浪漫想象的背后,“修文物”的真實場景究竟什么樣?

    見到陳京堂時,他正在位于濟陽區舉人王村的盧氏舊居工作。這是一處保存較好的民國建筑群,由北洋軍閥盧永祥回鄉修建,距今有百余年歷史。三進院落的格局,磚木結構的建筑,屋頂覆蓋著傳統灰板瓦,精美的雕刻紋樣清晰可見。經過修復后的大宅院重現了往昔光彩,但仍然保持著古樸的基調。

    “如果能跨越時間跟古匠人對話,你最想問他們什么?”

    “很想問問他們是怎么完成這么宏大的工程的?”  循著古人的工藝“照葫蘆畫瓢”

    “修舊如舊”是文物古建筑一貫的修復原則,也是陳京堂一直以來的堅守。

    陳京堂家在濟陽區回河街道干魚陳村,他原是一名木匠,上世紀80年代末開始涉足古建筑修繕。當時,古建筑修繕專業人員不足,陳京堂盡管不是科班出身,但有著扎實的建筑維修經驗,加上愛學習、肯鉆研的勁頭,最終成功“跨界”。

    “跨界”的過程是艱辛的,陳京堂為此付出的努力只有自己知道!肮糯ㄖY構復雜,很多技藝已經消失,必須完全掌握古人的技術,才能對其下手修復!标惥┨门e例,斗拱和雕刻是古建筑修復中比較復雜的技藝。當初為了學好這門技術,只有高中學歷的他輾轉借來多本關于中國古建筑的書籍?粗鷿y懂的學術文章,一個字、一個詞地“摳”。每學到一個技術點,便大量實踐練習。比如斗拱制作既要用到立體幾何和解析幾何等數學計算理論,還要憑多年累積的手法和眼法,保證古物修復中斗拱的原汁原味。外觀、尺寸、比例都不能走樣,這需要一遍遍練習和多年的經驗積累。

    對古建心懷敬畏 差一分一毫都不行

    中國古代建筑的屋頂梁架以立柱支撐,立于最外一層屋檐下的柱子稱檐柱;在檐柱以里,位于內側的柱子稱金柱。上世紀80年代末,濟南珍珠泉巡撫大堂的金柱木質腐爛,需要進行修繕。這也是陳京堂接手的第一件古建筑修復工作!熬o張啊!那種心情到現在還記得!薄斑@不是一般的建筑,心懷敬畏,所以小心翼翼地!

    12

    上篇:

    下篇:

    地址:蘭州市安寧區連城鋁業大廈16樓   電話:0931-2216666    郵編:730030

    © 2014-2021TGVISION. All Right Reserved. 隴ICP備15000073號 版權所有 甘肅古典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設計制作 宏點網絡 icon甘公網安備 62292302000106號

    游艇会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